狼友av_先锋影音少女av资源网_av动态图_姐姐脱给我看AV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www.kezhuan.net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八十章 女人猫性

时间:2018-07-13 凌晨时分,我从睡梦中醒来,也许是岁数慢慢大了,早晨有些睡不着了,这可能就是老话所谓「三十年前睡不够,三十年后睡不着」吧。
  但自己尚未年满三十,出现这样迹像,更多的可能应是平日里勾心斗角用脑过度,有些未老先衰了吧。不过美女盈怀左拥右抱,大脑持续处于亢奋状态,也该算是一个原因。
  看看右侧的新娘叶锋,毕竟是年轻人啊贪睡,睡得死去活来恐怕天塌下来都与她无关。转头看看左侧的伴娘玉凤,只见一双亮晶晶的大眼妩媚含情看着自己,清澈明眸中何尝有一丝睡意。
  「玉凤我的好老婆,怎么不睡呢?」「睡不着呢,老公你不是一样吗?」听她这么说,我心里柔情涌动一把将她搂入怀中,暗吐丁香,轻吻上她那片花瓣,旖旎风光顿时无限。
  「玉凤,这次到晴川来,怎么你对我这么好呢?比老婆还贴心呢。」我迟疑中还是说出了心中疑惑,是啊,以往的玉凤呆在雯丽身后,总有一身的傲气骄气,从没见如此服帖的,当然她也因此吃了不少苦头。
  「唉,自己以前不懂事,人不轻狂妄少年啊,」说到这里玉凤的眼眶湿润起来,「但白秋你也不好,不能让着人家,反而老欺负人家,害人家吃好多的苦。」听她这么说,我也有些自责起来,以往的事情,虽然玉凤有不对的地方,但人家娇滴滴的都市时髦靓女、女大学生,自己却一针一线斤斤计较,似乎是有些过分了。
  「嗯,玉凤,以往我是有些不对,这点我承认,但还不是因为你。」心里虽然想到了,但嘴里还是不怎么肯让,这就是我为人的风格。听我这么说,怀里的玉凤歎了口气,「胳膊拧不过大腿,现在赵玉凤也认了命,身子都被你佔了,心又能走多远呢?既然认了你是老公,就把你白秋当我老公看。」
  听她这么说,我这才明白为什么她对我的态度会在一夜之间改变。我既对玉凤的遭遇感到痛心,又对多年以来她心中的阴影感到伤心。我一手轻轻抚上玉凤柔弱的粉肩,柔声安慰道:「没事了,以后别再苦着自己,忘掉过去吧!你玉凤好好对我这个老公,我也会好好疼你这个好老婆的!」
  玉凤好像要把这几年的委屈全部哭出来,娇躯一软便将螓首埋入我的胸前,轻轻抽泣起来。随着一阵阵抽泣,那曼妙的曲线也随之微微颤抖。我目光望向美人儿由于抽噎而激烈起伏的香肩,心中涌起无比怜爱。一手轻轻抚上美人晶莹滑嫩的粉背,上下抚弄帮她平息急喘的气息,同时也任由她哭着发洩出心中的委屈和压抑的心酸。
  半晌,玉凤这才止住哭声,将小脸从我胸口抬起,抽泣道:「谢谢你,白秋!」说罢,俏脸浮上了一抹艳丽的红霞,不好意思地用手擦拭着粉脸上的泪痕。
  「玉凤,你放心吧,你好好待我,以后我也会宠着你的,」我轻轻佻逗着怀里的美女,在她耳边低声戏语,「冬夜凤女温柔把尿,让你的老公如登极乐啊!」我正暗自陶醉不已,玉凤却伸出小手在我腰腋下小掐了一把,口里还不依不饶,「美得你,死老公!」说话间满脸羞红,煞是可爱。
  我发现女孩身上有一种猫性,就像今晚的玉凤。
  女人,有着猫一样的自尊。特别是陷入爱情里的女人……在别人看来无关紧要,其实需要呵护,因为爱,已经让她的心变得柔软,她的这一点自尊,其实是要你对她的在乎。
  我看过一句特别经典的话,有时候女人需要一个男人,就像逃机者需要降落伞,如果此时此刻他不在,那么以后他也不必在了。
  小猫在撒娇或者做错事的时候,需要别人的安慰和教导,如果这时主人打击了它,它会狠狠记住,不会再犯。
  真的,就是这样。如果哪天猫咪用坚定的眼神看着你说我可以的时候,那么猫咪已经做好了离开的準备了!
  女人是要独立,但是独立到不再会对你不讲道理的撒娇任性,不再会无厘头的缠着你,你觉得你对于她同路人还有多大区别呢?
  女人的猫性不是每个男人都有幸看到的,因为喜欢你,在意你才对你发出特有的咕噜噜声,其他人只能听到猫喵喵叫,而这一声咕噜噜只是为你而生,有几个人会明白呢?
  看到了玉凤身上的猫性,才能读懂她的心。
  今晚,当我想到这里的时候,似乎猛然间明白了女人,也明白了玉凤的心思。
  所以,当她撒娇或做错事的时候,我要安慰她,在需要的时候,我要出现在她身边。当她不讲道理地撒娇任性,无厘头地缠着我时,我要学会容忍,给她猫一样的自尊。这样,她就会老老实实地成为我身边一只时不时伸出小爪子挠我掐我,但其实很温顺的一只小猫。
  拥美再次入睡之后,当甜美娇柔的声音在我的耳边迴响着,把我从深深的睡眠中唤醒,睁眼一看外面已是云霞满天,今天大年初一看来是个明媚艳阳天。
  我伸手搂住玉凤光洁柔韧的纤腰,她正和叶锋聊天。「你们聊什么呢?」玉凤回头给我一个甜美的香吻,然后娇笑道:「白秋,说你现在越来越坏了。」说罢,俏脸飞红羞喜不胜。我哈哈一笑,抚上玉凤的酥胸嫩乳,得意洋洋地道:「我现在还想再坏一次,你们俩谁来陪我早练呢?」
  二女一阵娇笑,玉凤腻声道:「白秋,你这个坏老公真是坏透了,小心叶锋家人知道你这么耍流氓,要好好收拾你呢!」虽然口里这么说,她还是将温软嫩滑的酥乳偎着我身体,让我享受些手眼温存。叶锋也乖巧地靠在我的另一边,用她那对绝世豪乳和柔软的娇躯贴住我。我斜靠在床头闭上眼睛,默默享受着两女温馨的爱意。
  房间的门被轻轻推开,旁边歇息了一晚的君红和月琴两名妖艳美女走了进来,準备服侍我起床。
  只见美丽的伴郎君红上身大红色的仿真丝印花软缎兔毛唐装掐腰棉袄,下面一条同色仿真丝印花软缎包臀中裙,粉头花团锦簇俏脸美艳逼人,搭配上丰乳翘臀,配上浅灰色的长筒天鹅绒丝袜,蹬着酒红色中统细高跟靴子走来,真是娇媚万千殊色迷人。
  而妖艳喜娘月琴全身雪白,白色的仿真丝印花软缎兔毛唐装收腰棉袄,上面印有艳丽的粉色牡丹,同色仿真丝印花软缎包臀中裙,清纯中透射出艳丽粉俏,油头粉面媚眼流波,配上肉色长筒天鹅绒丝袜,踩着白色小羊皮中统细高跟靴子一路走来端是美艳不可方物。
  两名大美女媚眼笑意自生一路走来,「快过来,请坐!」听我这么说,她们径直走到婚床边,一左一右斜依坐下后,才道:「爷怎么还不起来呢?」
  我淫笑道:「骚妃月琴,艳妃君红,爷正想找个美人儿晨练一下,这不正好,你们两女主动送肉上门,哈哈,爷要与你们乐一乐!」两妃娇笑一声嗔怪道:「爷说得这么直接,羞死人家了!」然而脸却不红,两双玉手暗地里抱上了我的肩膀。
  想想自己真是一大淫棍啊,在我的天地之间,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我梦想着拥有三宫六院众多嫔妃,我的女人按等级将分为:皇后、贵妃、妃子、姬妾等,按类型还将分出空姐队、娇蜜队、淫嫔队、明星队、模特队和综合队等等。
  光眼前就有艳妃君红这样的歌舞神仙女,骚妃月琴这样的风流花月魁陪侍着,走到哪里就带到哪里。上床同寝共乐绸缪时,一个不过瘾,还要两个大美人儿一起不辞下贱地倾心侍奉着才行,真是:后宫多少如花女,偏爱倡淫贱辈游。
  左拥玉凤,右揽叶锋,我依然不依不饶,让骚妃月琴和艳妃君红两女上得床来,分别趴伏在我张开的的两条光腿上,艳蹄子君红穿着浅灰色的长筒天鹅绒丝袜和酒红色中统细高跟靴子夹住一条,骚蹄子月琴穿着肉色长筒天鹅绒丝袜和白色小羊皮中统细高跟靴子夹住另一条,让两女在下面施展口技如两只小猫般温柔舔舐挑逗着。
  我闭上眼睛,想起前几天在江陵大酒店大会议厅举办的龙腾迎春联欢会,开始的时候,当两位主持人走笑语嫣然地走上来时,整个会议厅立刻安静下来。
  女主持上身大红色的仿真丝印花软缎兔毛唐装掐腰棉袄,下面一条同色仿真丝印花软缎包臀中裙,搭配上丰乳翘臀,配上浅灰色的长筒天鹅绒丝袜,蹬着酒红色中统细高跟靴子一路走来。
  坐在第一排的我明显感到在场所有的眼睛那一刻都被女主持人绝世的美貌所震撼,她苗条的身材秀髮飘逸,天使般的脸蛋,粉头花团锦簇、俏脸美艳逼人,美目流盼嗓音甜润,再加上那对恰到好处的胸部和婀娜多姿的身材,配上性感长筒丝袜和细高跟靴子,简直要让男人当场喷血啊。
  她的美貌征服了在场的所有观众,还没讲话,只是向观众投下了一个礼貌性的微笑,场下瞬间便响起此起彼伏的口哨声,一片汪洋般的掌声已把会议厅给淹没了。更有甚者,还站起身子不停地挥舞着自己手中的东西,衣服也好,帽子也好,会场秩序受到了不小的影响。这是前所未有的,还从未曾有过哪个主持人这样征服过自己的观众。她旁边的男主持人似乎显得有点不安,也许感觉到了这片掌声并不是给他的。其实,就相貌而论,他也可算是龙腾比较知名的帅哥了,但站在美艳君红身旁,却一下黯然失色。
  男: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
  女:女士们、先生们
  合:大家好!(鼓掌)。
  男:欢迎大家参加龙腾公司新春联欢会!
  合:首先,让我们再次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各位来宾及公司合作伙伴们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来到我们的联欢会现场。(更热烈的鼓掌)。
  男:新春复始,万像更新,我们迎来了新的一年。
  女:时光流逝,带我们走过了一年四季,男:酸甜苦辣,是我们共同留下的足迹;女:过去一年,辛勤汗水,交织着我们不懈的努力与追求,男:新的一年,欢声笑语,激励着我们为彼此鼓掌加油。
  女:今天,我们相约这里,共同欢庆新春佳节的到来;男:今天,我们相约这里,享受缘分带给我们的欢乐;女:今天,我们相约这里,一起用心来感受真诚;男:今天,我们相约这里,敞开心扉,释放激情!
  很快,场面就被两位主持人给稳定下来,他们在简短的开场白后,便宣布联欢会的开始。不过,每次美艳君红黄莺般娇甜的声音响起时,台下便响起热烈的掌声甚至夹杂着兴奋的吼叫声。
  我回头好几次也没发现谁是乱起哄的害群之马,会议室里坐满了龙腾和飞龙的员工,和龙腾比起来,飞龙人员的档次素质本就略差,加上最近厂子由于生产规模扩大,招收不少新员工,更加良莠不齐龙蛇混杂的,这不,场上时不时响起的声声怪叫,弄得我和雯丽的脸上都有些挂不住呢。但毕竟是个好日子,也没心思细究这些了,还是安心看节目重要。
  联欢会整个过程中君红不仅主持节目,还亲自下海给大家表演了一个新疆舞,引起场下不小的骚动。君红人美舞靓,不愧是江陵歌舞团舞后级别的大美人儿,伴随着流畅的旋律舞姿极其优美,确实跳得够好够专业,让人赏心悦目啊。
  一般美女三分姿色七分妆扮,但像君红这样七八分姿色的大美女艳妆登场后,连我也有惊艳之感,暗歎:「天哪,没想到这世上竟有如此美貌之女子!」这么些天过去,整场晚会的其他节目我没什么印像了,满脑子都是这位美貌女主持娇媚迷人的音容笑貌。
  晚会结束后,大家谈论最多的一个话题就是今天联欢会的女主持好漂亮,有观众喝醉了后大叫着,「丫丫呀,这女主持人往死里漂亮呢!」
  沉浸在对漂亮女主持的美好回忆中,我笑着呵斥胯下服侍着的美艳君红,她正用柔荑款待着我的小兄弟,「君红,不许偷看,否则打你小屁股,」我吓唬道。「又髒又丑,才不想看它呢。」君红对我眨巴眨巴大眼睛撇撇嘴巴。
  「你竟敢嫌髒?说真的,突然好想你给我含含。」说着,我用膝盖碰了碰艳妃君红套着浅灰色的长筒天鹅绒丝袜的下体,突然好想体验这美艳女主持人那高贵优雅的樱桃小嘴的销魂滋味。
  「白秋你还真是个禽兽,总惦记着耍流氓!」君红撅高鲜红的嘴巴,有些生气的样子。「君红,你我都是老夫老妻了,还斤斤计较什么呢?」我香了香她脸蛋。「正因为是老夫老妻了,」美艳君红拍拍我屁股嫣然笑着说:「就怕你这副小身子骨吃不消,怪让人心疼的。日子长着呢,别成天老惦记着玩,以后有的是机会呢。」
  「想想你上次那副高贵的女主持人形像,就想如果变成下贱妓女替我吹箫的话,不知怎么美呢!」我坏笑着说。美艳君红白了我一眼,唾弃道:「白秋你还真是个禽兽啊,想法真骯髒,成天老想着作践人家!」「开玩笑呢,别当真,」我呵呵笑起来,「为夫给你道歉。」
  此时骚妃月琴美眸一转,突然娇笑道:「白秋你个死赖皮,我倒是挺支持你的。人家君红妹子不仅气质好主持得好,最近暗地里勤学苦练,吹萧功夫进步好快呢。爷今天火头子旺,君红妹子你也别太傲了,来,都是一家人,抛几个媚眼给爷吹上一曲消消火,也审审你的新功夫。」江歌舞后气质美女姚君红闻听此言后更是玉脸通红,羞不可抑,只将一颗螓首深垂。玉凤叶锋等闻言纷纷起哄,一时娇声燕语,热闹非凡。
  在骚蹄子月琴和娇蜜玉凤等众女推动下,玉靥绯红的艳妃君红半推半就,含羞带怯地将我因早起的冲动而硬起来的大鸡巴含进小嘴慢慢地品弄起来。我心中大乐,拉月琴上来换下浪姬叶锋,让美貌新娘趴下身子替昨晚替我慇勤把尿的玉凤品玉撩拨,然后顺手搂住身边的骚妃月琴和娇蜜玉凤恣意调笑亲吻起来,同时享受着胯下美丽的艳妃君红口舌侍奉。
  在众女美目的注视下,艳妃君红的粉脸娇艳欲滴,只见她伸出纤纤玉手捧起我胯下高昂的巨棒揉搓起来,偶尔还用春葱玉指抚摸下面的肉袋。感到鸡巴传来的火热跃动,艳妃君红的眼神渐渐迷乱起来,想起多次被这巨棒插入而达到欲仙欲死的境界,她更加甜美温柔地抚摸起来。
  这时赤红的鸡巴在艳妃君红的玉手中越发的硕大膨胀。艳妃君红开始伸出她粉红的香舌,先沿着鸡巴上的裂开的马眼上下舔了几下,然后再在小弟弟的四周细舔起来。芳香的津液将鸡巴均匀得涂满后,让鸭蛋大的龟头发出晶亮的光泽,在众女面前呈现出淫蕩的模样。
  然后,细小的舌尖开始用力压着鸡巴上的马眼,同时柔嫩的唇瓣将鸡巴慢慢地围起来,在众女注视下,让它慢慢消失在温暖的口中。小弟弟的角度和方向随着我的动作变换着,艳妃君红也将柔细的玉颈伸直,粉脸随之转动起来。
  艳妃君红螓首前伸,将粗大的鸡巴慢慢吞进娇小温暖的檀口中,同时口中的舌尖还不住地刺激着鸡巴。此时的艳妃君红已完全沉浸在淫乱之中,连耳根都变得红红的,俏脸上呈现出一副陶醉的神情。
  此情此景,让旁观的月琴玉凤等众女感受到一种奇异的淫蕩气氛,她们无不芳心怦然跃动,娇脸涂丹,不由自主地伸出小香舌轻舔自己的芳唇,也更加贴紧了我的身子。
  感到胯下温暖小嘴紧紧的包容,我舒服地讚道︰「君红我的儿,你这檀口箫技越来越好啦!」
  听到我的称讚,艳妃君红从琼鼻中发出妩媚的哼声,张大嘴巴将鸡巴吐了出来,抬头柔媚地说道︰「多谢……爷……夸奖……」然后低头又从鸡巴的根部很仔细地舔起来,粉红的舌尖灵活地扫着鸡巴上暴起的肉筋,动作是如此的妖媚轻柔,看上去就好像经过严格的训练一般,连我也不得不讚歎她在吹萧上的天份和水平,可以说比青楼女子还要高明,让人很难想像她以前是个美艳的专业女演员和高雅的晚会女主持。
  艳妃君红用红红的香唇在鸡巴上用力地套弄起来,美丽的粉脸呈现鸡巴的红润,螓首上下摆动。虽然我的鸡巴又粗又长,将她的樱桃小嘴塞得满满的,还有一半留在外面,但艳妃君红还是尽力转动香舌将它深深含进。
  艳妃君红努力地吞吐着粗大的鸡巴,深入时让鸡巴顶到喉咙,退出时就留红唇含住鸡巴,同时琼鼻中发出诱人的媚声。屏息围观的众女无不看得心驰神摇,媚眼流波。一时间,房间里除了众人的心跳声,就只有艳妃君红那妖媚的哼声以及红唇和鸡巴相摩擦发出的「啾啾」声。
  众女面前的吹萧进行了很长时间,当艳妃君红感到自己的嘴唇和面颊开始发麻的时候,我无限怜惜地轻抚她温腻的粉颊,让檀口里的鸡巴跳动几下。艳妃君红芳心一喜,忙加强了吸吮的力道。
  我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太好啦!爷射了!」鸡巴涨缩间,一股白浊的精液喷出,冲进美貌女主持艳妃君红温暖的小嘴里。艳妃君红将又浓又热的精液一口吞下,然后抬头妩媚地冲着我点点头。
  终于完美口爆完这令人惊艳的美貌女主持,全程旁观了这场惊心动魄吹萧淫戏的众女长出了一口气,正待议论一番。只见我舒服地伸个懒腰,笑嘻嘻的说道︰「你们要好好向君红学习,以爷的享受为享受,以爷的高兴为高兴。你们看她的功夫多好啊!我就喜欢这样的又乖巧又温柔的宝贝儿。」
  骚妃月琴啐了我一口,道:「想得美,得了便宜还卖乖!」娇蜜玉凤也作怪道:「爷的意思是说我们服侍得不好啦?」「对啊!我们难道不乖巧不温柔吗?」叶锋在下面也抬起臻首,大发娇嗔直道我偏心。
  我招架不住将求救的信号发给一旁的艳妃君红,谁知君红强忍笑意道:「爷,我们姐妹几个情同一人,这次我可帮不了您,对不起了!」我怪叫道:「什么?得了好处也不帮我,下次不给你了!」月琴抡起粉拳道:「白秋你这个大坏蛋,这样作贱我们姐妹,还说是给我们好处了?姐妹们,饶不饶他?」众女一阵娇笑,纷纷欺身上来做出欲要洩愤报复的姿态,半晌她们爆发出轰然娇笑,大有得胜班师之乐,然后拥着艳妃君红七嘴八舌,讨论起闺房之乐来。
  只是新娘叶锋,似乎受到大家的冷淡,孤单地呆在床脚,脸色青一块白一块,显得有些低沉郁闷……。
  吃过早饭,我和叶锋玉凤一起登山揽胜。休息了一夜,还算步履矫健地穿行在山道上,山色葱茏令我目不暇接。远眺朝天峰薄雾缭绕,小溪像一条飘舞的丝带,在山间依稀蜿蜒。山上树木郁郁葱葱,空谷鸟鸣,空气清新。
  上了一道坡,往下一看,可见山脚处那座小型水库,一洼碧绿湖水呈现眼前,看着眼前的湖光山色,我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扩胸展背,弯腰抬腿,做起了动功的準备动作。动作作完,便叼上一枝烟,坐在山石上俯瞰山下并远眺前方,只见远处隐在晨雾中的晴川县城隐隐约约的,像是天上的琼楼玉宇。
  天清云淡中,自己回归了自然,全身心都感觉到有些放鬆。眺望山下,湖面上出现了一只小小游艇,就像一条白鱼在水中穿梭,划过处浪花飞溅,不一会划过了湖心岛不见了蹤影,只剩下水波阵阵涌动。
  呆坐了一小会儿,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叶锋玉凤聊着天,终于还是要离开这里了,心里多少有些恋恋不捨地,回头望望心中竟有些惆怅,今生不知还有缘再来揽此胜景作故地重游呢?
  我们一行回到叶锋家老屋的时候,辜月琴这个大美人儿正站在外面,似乎翘首等着我们,我正寻思着。「白秋你过来,剪头啦!」说着她一把便将我拉到墙边,只见墙上挂着一面小镜子,下面放着一把小方凳。
  「坐!坐!」月琴拉开凳子,将我一屁股按坐下去,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漂亮又这么热情的女理髮师。
  整个人对着镜子,我有些目瞪口呆。「这是我吗?」看着镜子里面的人;头髮长脸上也是鬍子拉碴的,形像的确不怎么样啊。
  月琴含情脉脉地端详我的脸,带些泼辣的气势命令着:「白秋你个死赖皮,几次叫你理发刮脸,你都是一拖再拖,今天我辜月琴亲自出马为你理发刮脸,够意思了吧?看你头髮鬍子乱成一团,快成太平天国的长毛了。」
  我喜出望外地点点头,早说了要理髮,但一直忙自己的那点鸡巴事儿,总抽不出空来,这次到晴川来,又忘了给自己那把挺不错的博朗剃鬚刀充电,今早鬍子拉碴没刮乾净,失去了昔日风采。
  不过我的确没想到自己的骚妃月琴不仅妖艳动人床上功夫出众,还隐藏着这么一套理发手艺啊。原来月琴在家的时候,早就向她爸爸学会了理髮,曾多次为家人理髮,只是出来打工以后,这门手艺就少有显露的机会了。现在,她在朝天峰的这个小山村里,终于找到机会亲自为我理发、刮鬚了。
  「白秋,等等我去拿工具!」说完她踩着高跟靴子扭着水蛇腰摇着小翘臀往屋里走去,看着她的倩影,我摇了摇头,这骚货还真是个风流俏佳人,怎么玩都玩不腻,怎么看都这么撩人啊。
  没多久俏丽的理髮师月琴就拿着工具出来了,右手一把老式推子,左手拿一把梳子,口袋里揣把剪刀,就这么简单。
  「白秋你看你这样子,鬍子也没剃乾净,都快没人样了!」月琴一边数落着,一边用梳子梳了梳,然后拿着推子慢慢推了起来。纤纤玉指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髮脸颊,大美人儿月琴吐气如兰,满头乌黑发亮的秀髮不时拂过我的脸颊,发散着醉人的馨香,玉人在侧,秋波流盼,使我恍如梦寐中。
  「哎,好久没替人理髮了,手都发麻了!不过,大功高成!」月琴高兴地吹了吹我脖颈处的发碎。
  我张开眼睛看着面前的镜子,发现月琴给自己剃得整齐光溜、两鬓整齐、形像出众,这才知道月琴不是吹牛,她这理发的手艺是门真功夫。
  修剪结束后,月琴又用脸盆端来热水为我洗头。一双柔荑轻轻梳理我浓黑的头髮,倾注了万缕深情。
  经过月琴这番修剪,我显得英姿焕发起来,带点玉树临风的滋味儿。此时,镜子里反射出我身后的月琴脸上也写满了幸福的笑意,把俏丽的脸蛋紧贴在我的脸颊,我们两人相依相偎,万千柔情蜜意尽在无言之中……。
  此时,叶锋老爸挑着一担枯树枝从密林中出来,他的出现惊散了我们这对野鸳鸯,我连忙起身迎上前去,和叶锋的老爸聊了起来。不过想来他应已瞅见月琴和我靠在一起恩爱缠绵的样子,也不知他心里是什么味道。
  千金难买美人恩,有骚妃月琴的慇勤理发引领,玉凤主动提出替我掏耳朵,而君红则替我剪指甲,日子过得越加舒心起来,被身边众多的绝色美女们给宠坏了,有时甚至连手指头都不用动一下,一切便会为我弄得妥当整齐。
  吃完午饭,早上去爬了半天的山路,昨晚毕竟没怎么休息好,加上中午又喝了些酒,我感觉有些迷糊,便早早爬上二楼,穿过走廊进入洞房,倒在叶锋的大婚床上,没两下便呼呼睡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看外面天色有些暗淡,房门关得紧紧的,床上只有我们一男一女,我四仰八叉地躺着,另一个女人脱得精光在我身上做着温柔的波推,她温柔细心地帮我前后摩擦,下面的小兄弟一下就直了起来了。一路推一路呻吟,真有种勾魂的感觉,比专业的按摩妓师更到位的感觉。哈哈,不用睁开眼就已经知道,贴在自己身体上的这对绝世豪乳,只能出自于我的贴身侍女浪姬叶锋。
  突然,身上的女人停止了动作,我的享受的暂停了下来,睁眼一看,只见叶锋叶美女趴在我的身上,两只圆圆的大眼睛十分美丽但似乎满含忧伤,泪水盈盈地看着我。发现我已经醒来,她如小猫一头扎进我的怀里,低声抽泣起来,似无休止……。